Delusional trigger

此刻正是空空如也的滿杯。

[NARUTO]無題[鳴佐]

※不到千字的復健短打。CP味很淡。
不要糾結設定。
  
  
  
  華燈初上。
  這是戰火熄滅之後的第一年。用季節來比喻的話,正是萬物初生之時,被踩斷的草葉開始生長,被截斷的水流開始生長,笑容也開始生長。這是木葉恢復安定之後的第一年,一切才剛剛開始生長。
  此時漩渦鳴人就站在這裏,站在他曾經無數次爬上去過的火影岩上,天就要黑了,從最東邊的那一戶人家開始,燈光漸漸燃遍整個木葉村。
  漩渦鳴人站在這裏。
  他穿著特別上忍的制服,看著這個他生長他愛著的地方,他在這裏等待。然後宇智波佐助在他身邊落下,也穿著特別上忍的制服,看著這個他生長過的地方。
  鳴人回過頭看他,一汪藍色之中蘊著星光與所有的一切,而後...

[NARUTO]沉默的證明[鳴佐]

  ※有話不直說的佐助視角。
  ※佐助的睡眠變淺是從被滅族的那天開始。
  
  ——
  
  你會這麼做,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與戀愛情感有幾成的關係呢?事實上,你並不樂意將自己與對方的這份關係簡單歸類於戀愛情感,而且從理論上來說也不能是戀愛情感——畢竟是兩個男性,更何況身為 宇智波的你有義務將這份血脈延續下去。
  只是回報他之前的執著而已,宇智波向來不虧欠他人。你這樣對自己說,僅此而已,但那個一根筋的笨蛋似乎誤會了。
  ——不要瞎想。你很想對他這麼說,但那樣的話後續會很麻煩,雖然程度還比不上鹿丸,但你實際上也是相當怕麻煩的——對於自己沒興趣的事情。
  你對他會怎麼想一點兒也不在意,只是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