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sional trigger

此刻正是空空如也的滿杯。

前半日幾乎都是在飛機上度過的。
飛機餐很難吃,尤其麵包卷又乾又硬,不過我還是把它們全部吃完了,之後胃不舒服了好一會兒,這個身體還有哪裏沒變得脆弱的嗎?
飛機降落到冬木機場時,天空已經積起了厚厚雲層。
叫了出租車,又花了一些時間才抵達位於深山町的住宅,士郎正在忙於將晾在架子上的衣物收進屋內,他的身子還沒有長開,抱著一大疊布料顯得頗為吃力;我的手腳自然是要更長些,放下行李就去幫忙了。這樣一來便快了不少,然而還是沒來得及在雨落下來之前把它們全部收起,有一部分被淋濕。因此我為自己比約定中更晚了半日才回來這件事道歉,他沒有生氣,只是抱住了我。
一段時間不見他似乎又長高了些。
收取衣物,這是我為數不多能夠幫上忙的事情之一。士郎作為這個年紀的孩子太過懂事,並且能幹。上學之餘家務全都一手包攬,說來慚愧,這也有我在這方面被評論為無能的原因在……今天的晚餐是鹽烤秋刀魚和炸土豆餅。明明學料理不過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他卻已經能將食材處理得十分美味了,正好我也對白香腸和德式清豆湯產生了厭倦感,開始懷念日式料理,便在晚餐結束之後誇讚了他。他再一次擁抱了我,並且紅了耳根,而後趕我去洗澡。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似乎一直在努力展示出自己的有用之處,本人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很想告訴他就算他像一個普通的孩子一樣任性、撒嬌,我也不會把他丟掉。不過對從那場火災之中存留下來的他而言這種話未免太過殘酷,我也不想將他與所謂的“普通”區分開。
雨聲擾人,今夜亦未能成眠。疼痛感自胃部開始向著四肢百骸擴散,聖杯的詛咒還真是勤奮得很,一日也不曾忘記折磨這個身軀。
不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在終結到來之前希望能教會士郎一些事情。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