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sional trigger

此刻正是空空如也的滿杯。

片段

  這是茨木來到大江山的第九年。
  如今正值紅葉,空氣開始微微泛涼,似乎還帶著一縷線香的味道,茨木知道後者不過是自己的錯覺。妖怪基本不會使用這種東西,人類的村莊又離這兒遠得很,怎麼可能飄得過來呢?大江山素來是妖魔盤踞之地,他們自然是不肯接近的。
  在人類的臆測中,這樣的大江山必定寸草不生、陰森荒涼;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酒吞會常年留滯此地,自然是有他的道理,這兒不知因何緣由縈繞著濃厚的靈力,拜其所賜山上生著不少本不可能長在一處的植物,其中不乏擁有神智的存在……雖然酒吞的初衷不過是在這兒釀造神酒比較方便。
  而此時,如字面意思一般,大江山切切實實的被染成赤色,像是被某種強大術式催化一般,樹木比往年更早掛上了朱丹。茨木並不太喜歡這副景色,無非是因其總讓他想起某處的某片紅楓林,儘管明智厚厚鋪在地面上的落木中除開小部分楓葉之外尚餘不少烏柏一類的植物,也沒能減輕半點他心中的厭惡。
  有人稱這個季節為多事之秋,真是貼切得很,仿佛是為了發散掉夏日殘餘的熱量,妖怪們一個兩個都躁動不安,今天南山的山童弄哭了北山的古籠火,明天喝高的狸貓又打傷了路過的鴉天狗……說實話茨木對這類雞毛蒜皮的小事毫無興趣,但總有人得替完全不管事的甩手掌櫃酒吞處理這一切,身為他的“摯友”,茨木自覺扛起了這面大旗。然而就算和酒吞扯上關係本質無聊的事情也不會變得有趣,連續看了好幾日類似的事件報告茨木已經到了極限,這會兒把工作全都推給星熊才得以逃出去休息一會兒。
  終於能喘口氣,於是連這片刺目的紅也變得可愛起來,原先茨木是相當喜歡如酒吞般奪目的紅色的,要不是因為紅葉他也不會這樣討厭紅葉。那個可惡的女人!這麼一想,他又有些忿忿不平。
  快步穿梭於樹木之間,枯枝殘葉在足下碎裂發出脆嚮,他向混合著酒吞妖氣的酒味傳來的方向走去。摯友又在喝了,茨木想。酒吞腳程比他快一些,如果有心要躲的話,他是怎麼也抓不住的,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酒吞總是——至少近段時間總是不分場合地點喝得爛醉如泥,讓茨木能夠輕易找到他。今天的酒吞卻還沒有喝太多,茨木在抵達目的地之前就發現妖氣已經從那邊消失了。他不得不停下腳步,試圖分辨酒吞又去了哪裏,然而大概酒吞現在是真的不想見到他,無論他怎麼集中精神分辨都找不出他的位置。
  不愧是摯友!
  茨木又走起來,走到之前酒吞待過的地方,在那裏一株紅楓下的草葉有些濕潤,大概之前有神酒被弄灑在這裏了吧;他注意到樹幹上粘著一個挺大的蟬蛻,這在小孩子之中可是挺受歡迎的稀罕玩物,也不知是怎麼過了這麼久都沒被發現,還挨過了日曬雨淋,一直粘在這裏。茨木上前一步,想把它摘下,卻不小心用力過猛讓蟬蛻裂成了一手碎片。
  他想起在那個叫紅葉的女人出現之前自己與酒吞時常一同把酒言歡,酒吞曾在喝到興起時這樣評論他:如蟬一般毫無情趣又喋喋不休。沒人會在意蟬的想法,但蟬也同樣不在意人類的眼光,即使被厭惡也還是一如既往。
  他又想起,星熊已經等得太久了。
  
  
  
  
  
  爬坑了。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