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sional trigger

此刻正是空空如也的滿杯。

[NARUTO]Lemon squash[鳴佐]

  ※整理一下坑,刷屏致歉。這個是沒有斑帶土真的死了,佐助沒有得知鼬的真相這樣前提下的平行世界。
  
  ——
  
  佐助回來了。
  但是那和鳴人的努力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他會回來只不過是因為復仇已經結束——也就是說他已經殺掉了自己的哥哥的意思。
  他回來之前並沒有和任何人打過招呼,所以在路上碰掉他的時候,鳴人著實被嚇了一跳。
  
  手刃家賊,大仇得報,鳴人本以為他會獲得解脫,結果似乎不然。雖然佐助什麼都沒有說過,但鳴人總覺得他變得比原來更加疏離,他獨自一人蝸居在宇智波大宅裏越發沉默,鳴人試著把自己的感覺對同伴說了,然而櫻也好智商超高的鹿丸也好擁有白眼的寧次也好,沒有人這樣認為。
  “既然你這麼擔心的話看著他不就好了?”卡卡西老師是這麼說的,所以鳴人三天兩頭就會往佐助那邊跑一趟,順便帶去些食材以便他能繼續蝸居下去,而佐助對他的好意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不過倒也不會趕他走或者讓他不要再來了之類的,鳴人乾脆順勢把這份沉默當成了感謝之情。
  
  大約有中指這麼長,其上附生著六片大小不一的鋸齒邊葉片。把葉子扯下來折成三段,沒有汁液從裂口中流出,但手指上避無可避地沾染上了陣陣涼氣。在流理臺前簡單清洗過後放進玻璃杯裏,再倒入熱水,唰地一聲更濃郁的薄荷香氣伴隨著滾滾蒸汽流瀉而出,迅速充斥整個大廳。
  冰箱裏有早上就已經切好的帶著皮的檸檬片,一股腦全部投進去,因為冷凍了一段時間的緣故看起來有些萎縮的切片在熱水裏漂浮,酸味也融入空氣裏。製冰盒裏也還有多餘的冰塊,稍微扭轉使其破裂,噗通,兩三枚冰角先後落入杯中。
  “因為只泡檸檬片的話會有點苦。”佐助這麼說著,把那杯檸檬水遞給鳴人。
  “果然佐助是個溫柔的人啊!”有一瞬間鳴人竟生出這樣的念頭來,旋即又被否定掉,他明明就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宇智波佐助的粗暴之處才是……
  “被這樣切開折斷,他們一定很疼。”
  “那你就不要喝。”佐助翻個白眼,於是鳴人笑起來,引來對方一聲響亮的咋舌。
  他低下頭,看著手中的檸檬水,隔著杯壁也能感到那檸檬水仍溫溫的,沒化盡的冰塊撞在玻璃上發出聲響淡金色的液面泛起漣漪,裏面鳴人的倒影就被扭曲成了奇怪的樣子……他許久的沉默。佐助眼中看著的自己也會是這般模樣嗎?
  他不知道佐助眼中的世界會是如何,或許他們二人看到的事物會是截然相反的模樣,只是在語言中名字相同。這麼想著,他就有些傷心,這份傷心被波紋干擾了也就變得有幾分滑稽。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