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sional trigger

此刻正是空空如也的滿杯。

[KEKKAISHI]BITTER[良限]

  ※冷到自產自銷。短打,CP向並不明顯,沒有邏輯可言,一點點私設,可能OOC。
  
  ——
  
  志志尾死了。
  
  身為正統繼承人的良守沒有資格參加夜行舉行的葬禮,聽說是哥哥親自主持,聽說亞十羅小姐哭得很傷心,聽說使用的棺材是大人的規格……再怎麼說對國中二年級的身體而言那樣的空間還是太大了,良守想象了一下志志尾獨自一人躺在那裏面的樣子就忍不住覺得可悲又滑稽。那天烏森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光線暗得讓人不舒服,他難得的沒有埋頭大睡讓老師驚歎不已,志志尾最後的表情還殘留在眼瞼上,他看起來很輕鬆,經常擰著的眉間舒展開笑得很開心,已經滿足了——他是這麼說的,儘管還有未了的遺願,但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而他的輕鬆正是良守沉重的主要構成。
  與志志尾的願望相反,他自私的希望對方能活下來,哥哥說過他們會合得來,事實上二人立場相悖的時候總是特別多,這件事就是其中之一,他已經滿足了,可良守覺得他不該滿足,甚至不理解他為何而滿足。
  如果地點不是烏森的話,如果當時注意到火黑了的話,如果時子奶奶沒有外出的話,如果像是亞十羅小姐的訓練時那樣並肩戰斗而不是只是在後面看著他的背影了的話——然而如果之所以會是如果,就是因為它只能成為如果。事情已經發生,事實無法改變,志志尾死得了無遺憾,因為他把遺憾留給了活著的人。
  
  良守想起之前做朱古力蛋糕的材料還有剩餘。
  志志尾明明不喜歡吃甜食的,卻還是面不改色的把自己做的朱古力蛋糕吃下去了;說來那傢伙一直以來都總是這樣,什麼都不會主動說,若非亞十羅小姐當面揭穿的話自己一定會到最後都不知道他不喜歡而逼著他吃下很多很多甜得發膩的蛋糕吧。
  比起人類,反而是對妖獸更容易打開心扉。
  如果志志尾不是那樣的話,一定會更早的更為朋友,或者關係更進一步……
  不,說到底自己也是,最初根本沒打算要接納那傢伙。
  如果之所以身為如果,是因為——
  
  良守試著在蛋糕裏加入苦味。
  此前他是極其排斥這種做法的,蛋糕嘛,就是要甜的才好,但是志志尾不喜歡甜食所以沒辦法了。
  這樣做的話,就可以讓他真心的吃下自己的蛋糕,只是為什麼一定要他吃蛋糕?在志志尾還活著的時候良守沒想過這種事情,現在忍不住思索起來了。他沒能得到答案,倒是意識到了另一件事情,在最後一戰之前他從未見過志志尾的笑容。
  那傢伙笑起來還是挺帥的,也難怪有這麼多女孩子整天吱吱喳喳的議論個不停,然而良守並不想在那種情況下見識到,他的理想是讓志志尾因為自己的蛋糕而笑出來,若是那個笑容只能出現在那種情況下的話,他寧可一輩子都看不到。
  良守本是極其討厭加入了苦味的蛋糕的,如今卻發現這樣也不錯,苦味在味蕾上化開之後襲來的那絲甜味被前者襯托得極其美味,而且也不容易覺得膩。
  總覺得和志志尾有幾分相似,沒有熬過最開始的苦味的話就不會明白它的美好之處……不知道志志尾會不會喜歡這樣的蛋糕,這種程度能否讓他笑出來。
  而這個問題,已經是墨村良守再也沒機會知道的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