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 Geas Scroll

You said you will die with me.Do you still think of that?

前半日幾乎都是在飛機上度過的。
飛機餐很難吃,尤其麵包卷又乾又硬,不過我還是把它們全部吃完了,之後胃不舒服了好一會兒,這個身體還有哪裏沒變得脆弱的嗎?
飛機降落到冬木機場時,天空已經積起了厚厚雲層。
叫了出租車,又花了一些時間才抵達位於深山町的住宅,士郎正在忙於將晾在架子上的衣物收進屋內,他的身子還沒有長開,抱著一大疊布料顯得頗為吃力;我的手腳自然是要更長些,放下行李就去幫忙了。這樣一來便快了不少,然而還是沒來得及在雨落下來之前把它們全部收起,有一部分被淋濕。因此我為自己比約定中更晚了半日才回來這件事道歉,他沒有生氣,只是抱住了我。
一段時間不見他似乎又長高了些。
收取衣物,這是我為數不多能夠幫上忙的事...

[Fate]小紅帽[衛宮父女&紅茶]

  伊莉雅趁著月色從城堡裏逃了出去。
  她帶著的東西只有一個蓋著布的籃子,裏面裝著一塊蛋糕和一瓶葡萄酒,身上穿著的是最漂亮的裙子、皮鞋和小時候爸爸送給她的紅色天鵝絨披肩,帽子戴起來遮住了頭頂。
  伊莉雅,快跑!她這樣告訴自己。離大爺爺遠遠的,跑到——跑到哥哥的家裏去。哥哥是個溫柔的人,一定會原諒離家出走的自己,二人一起過上幸福的生活。
  哥哥的家離城堡很遠,想去的話要翻過一座小山坡、趟過一條小河、再翻過一座大山,天色又暗,而且聽說路上還會有狼。可是伊莉雅不怕。伊莉雅最不怕的就是狼,她可知道狼是多麼狡猾又笨拙的傢伙,玩遊戲的時候總是作弊,被發現的就道歉都道不好。不過,看在他的尾巴都耷拉下來的份上...

片段

  這是茨木來到大江山的第九年。
  如今正值紅葉,空氣開始微微泛涼,似乎還帶著一縷線香的味道,茨木知道後者不過是自己的錯覺。妖怪基本不會使用這種東西,人類的村莊又離這兒遠得很,怎麼可能飄得過來呢?大江山素來是妖魔盤踞之地,他們自然是不肯接近的。
  在人類的臆測中,這樣的大江山必定寸草不生、陰森荒涼;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酒吞會常年留滯此地,自然是有他的道理,這兒不知因何緣由縈繞著濃厚的靈力,拜其所賜山上生著不少本不可能長在一處的植物,其中不乏擁有神智的存在……雖然酒吞的初衷不過是在這兒釀造神酒比較方便。
  而此時,如字面意思一般,大江山切切實實的被染成赤色,像是被某種強大術式催化一般,樹木比往年更...

[OMYOJI]不可言說[酒茨]

  ※角色死亡注意。現世要素有。人物不屬於我。
  
  ——
  
  在茨木還只是個剛生成不久的小妖怪的時候,一度以為月亮其實是個修為很高的大妖怪——燈籠、傘、甚至是墻壁這樣的東西都能變成妖怪,月亮為什麼不能呢?——他一定是茨木認識得最久的一個妖怪了,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注視著他。於是茨木什麼都同月亮說,哪怕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月亮從未給予他任何回應,每次都是到了時間就會消失不見,也不管茨木到底有沒有說完。久而久之,茨木就不免會想,月亮怕是不稀罕搭理他這種小妖怪吧,他就不再對月亮說話了。再過了很多年,聽他說話的妖怪就變成了酒吞。
  
  平安時代已經逝去許久了。
  與之一同逝去的還有許多強大...

[ONMYOJI]GAME[酒茨]

※短打。CP味比較淡,茨木→酒吞→紅葉→晴明這個要素注意。
※人物屬於網易,OOC我的鍋。

  ——

  “……然後,他就把那位漂亮的小姐拋棄,轉而追求下一個人了。”
  此時已月上中天,二人卻仍聊得興起,沒什麼要回屋休息的意思,露水沾濕了衣袍的下擺;博雅剛講了一件京都裏發生的事情,晴明聽罷,沉吟片刻,用扇子敲了敲手心:“這兩人可真是十分相似呢。”
  “誰說不是?”講故事的人一口飲盡杯中殘酒,“平次郎大人也好,那位小姐也好,本都是水性楊花矯揉造作之人,否則又怎會如此一拍即合平白生出段孽緣來。”
  之後他趁著酒性吹奏起葉二,清冽悠揚的笛音乘晚風飛散到庭院各個角落。曲子奏到結尾處時,晴明忽然再次開...

[NARUTO]The rare animal/為不會再到來的未來乾杯[鳴佐]

  ※整理一下坑,刷屏致歉。這兩篇是同一個世界觀前篇–後篇這樣所以一起放出來。
  
  ——
  
   說得好聽是現代的貴族,說得難聽就是個廢物。從某一日起,漩渦鳴人開始飼養這樣的珍獸。
  名字是「宇智波佐助」,從物種上來說是人類,雖然明知如此,但鳴人依然無法將他當做自己的同類來看待。無需工作亦無需汲汲維生,只要想著、看著、說著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就可以活下去了。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那的確是十分美麗……從感覺上來說,就像是不同次元的存在。讓他有時候會產生自己是在背著政府飼養某種獨一無二的珍奇異獸的錯覺。
  總之那是「非現實」的生物,就像奇美拉一樣。
  對於活在現實的鳴人來說,飼養佐助是十分花錢的。
  為...

[NARUTO]Lemon squash[鳴佐]

  ※整理一下坑,刷屏致歉。這個是沒有斑帶土真的死了,佐助沒有得知鼬的真相這樣前提下的平行世界。
  
  ——
  
  佐助回來了。
  但是那和鳴人的努力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他會回來只不過是因為復仇已經結束——也就是說他已經殺掉了自己的哥哥的意思。
  他回來之前並沒有和任何人打過招呼,所以在路上碰掉他的時候,鳴人著實被嚇了一跳。
  
  手刃家賊,大仇得報,鳴人本以為他會獲得解脫,結果似乎不然。雖然佐助什麼都沒有說過,但鳴人總覺得他變得比原來更加疏離,他獨自一人蝸居在宇智波大宅裏越發沉默,鳴人試著把自己的感覺對同伴說了,然而櫻也好智商超高的鹿丸也好擁有白眼的寧次也好,沒有人這樣認為。
  “既然你這...

[NARUTO]記一段可悲戀情的發生[鳴佐]

  ※整理一下坑,刷屏致歉。
  
  ——
  
  戀愛這種事情的發生往往是十分突然的,get到點的話對方挖鼻孔的動作都能讓你情不自禁迷上他,沒get到點的話就算他捧著999朵玫瑰在最美的落日裏向你告白你也只會感到尷尬。然後,十分可悲的,在35歲這年,宇智波佐助先生戀愛了。
  對象是他的摯友漩渦鳴人。
  當然,這絕對不是因為他在佐助面前挖了鼻孔。
  
  如果說這份戀情算不上突然的話,那也就沒什麼算得上突然的了吧。
  佐助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鳴人也沒有,事實上,他已經好久沒見過鳴人了。只不過是睡了一覺醒來之後把自己狂放不羈的前半生在腦子裏過了一遍,之後就戀愛了。
  在此之前他並沒有體驗過這種感情,...

[NARUTO]しとど晴天大迷惑[鳴佐]

  ※翻到以前的舊文修一修po上來,佐助持有九勾輪迴不老不死並裝了義肢,其餘全員轉世這樣的不知道是第幾個百年之後忍者這個概念已經成為傳說的未來。私設很多,bug也很多,OOCOOCOOC。
  ※這是鳴佐無誤。
  ※標題是八爺的曲子。
  ※不知道有沒有後續,八成坑注意。
  
  ——
  
  “今天開始他便是你的父親了,”孤兒院的老師將他推到那個人的面前,“快叫爸爸。”
  而他只是盯著那個人看,倔強的不肯開口。這種事情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無論來人是男性還是女性,他都不肯喊出代表著親人意味的稱呼,因此被不少有意領養他的人放棄,也直接導致了老師對他的厭惡,並且招來各式各樣的體罰——估計這次的結局也會是...

[KEKKAISHI]BITTER[良限]

  ※冷到自產自銷。短打,CP向並不明顯,沒有邏輯可言,一點點私設,可能OOC。
  
  ——
  
  志志尾死了。
  
  身為正統繼承人的良守沒有資格參加夜行舉行的葬禮,聽說是哥哥親自主持,聽說亞十羅小姐哭得很傷心,聽說使用的棺材是大人的規格……再怎麼說對國中二年級的身體而言那樣的空間還是太大了,良守想象了一下志志尾獨自一人躺在那裏面的樣子就忍不住覺得可悲又滑稽。那天烏森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光線暗得讓人不舒服,他難得的沒有埋頭大睡讓老師驚歎不已,志志尾最後的表情還殘留在眼瞼上,他看起來很輕鬆,經常擰著的眉間舒展開笑得很開心,已經滿足了——他是這麼說的,儘管還有未了的遺願,但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

©Self Geas Scroll | Powered by LOFTER